当前位置:凯琳娜情感无限之绝色美男(终被第一美男潘安当成替代品)
无限之绝色美男(终被第一美男潘安当成替代品)
2023-01-24

女儿的手,曾经多么温暖。松弛地抵住她的手,感受那轻轻的握力,那种父女情深的特殊感觉,让潘岳(潘安)长久吞咽着哽咽。当金鹿的小手着力时,莫名的柔和弥散开来,她粉红皮肤之中稍带白嫩的色调,与她胖胖的手腕色泽浑然一体。在她健康的时候,她那响亮的笑声,多么像天空中白鸽子的叫声啊……

怀着忧伤侵袭时迫不及待的心情,潘岳握住了红绮的手。

潘岳 画像

他内心深深期望,自己能将红绮的这双玉手长时间握在自己手里,能像普通夫妻那样感受那种平静的快乐,能在少女的羞涩和腼腆中品味无声的爱情倾诉和表白……多少柔情,都能通过手的轻轻着力动作传递出去,都能达成那种终极感官享乐的开端。

但是,当他握住这个鲜卑女孩双手的时候,他感受到某种轻微的异样——他奇怪地意识到,自己不能接触到她内心最深处,那是一个不可触知的神秘领域……

潘安亡妻(杨容姬) 画像

相比亡妻杨氏的善良,红绮自有她的卓异之处。潘岳觉得,她的外表与内心,都和杨氏不同。在她倩美笑容背后,存在某种别人无法感受的孤独和忧郁。相比绿珠,同为金谷园尤物的红绮,似乎头脑中承受着某种重负,而且,出于某种先天的悲悯,她似乎一直在强行压抑自己的生活欲望。

有时候,当红绮坐在榻上琴前沉思愣的时候,潘岳会想,这样绝色的鲜卑女孩,即使她成长过程中基本上已经完全汉化,但人们依然会受到她美丽外表的蒙蔽,无法真正窥视到隐藏在她幽深晦涩内心中的秘密。

绿珠 画像

夜色温柔,潘岳紧紧拥抱她,似乎这样,他就能进入她的内心深处……即使在黑暗中,他也能感受到红绮那连成一片的粉红面颊,犹如春天绽放花瓣,让人蓦然间陷入狂热的爱恋。

恍惚间,红绮的皮肤似乎变成了流体,变得那样柔美和模糊不清。当月光从窗棂中偷偷地闪过,她的皮肤和双眸熠熠闪光,让人禁不住产生幻觉——在月光下,红绮的脸,如同幽暗的蓝色痕迹,飘浮在夜色里。怔忡间,她的脸颊,又变成恍如乳白色玛瑙般的颜色……那种不同凡响的病态美感,让人欲火中烧;缠绵之中,她目光偶尔幽然一闪,霎那间露出一种异族的邪恶,那种时候,她嘴唇会呈现某种红得几乎黑的月季花一样的深紫色……

缱绻过后,在这柔情如水的夜晚,潘岳叹息着,脑海中又萦绕闪现出女儿金鹿那张临死的、没有光泽的面颊。如同一支白蜡烛的表面,她面色灰,神态抑郁,好像有某种紫色半透明的光线,黯淡地闪现在她双眸深处,恰似深冬大海所呈现的颜色……

金鹿的遗容,给潘岳的记忆留下了丰富多彩的悲伤。她那张被鲜花覆盖的雪白双颊,即使在棺木中,也流露着庄重高贵之气。

夜色朦胧中,潘岳望着窗外的一株茶花,感受着凄迷的悲痛——他想起了许多有关于爱女的往事:她看到父亲带来的甜食而骤然喜形于色的小脸;在一瞬间因为高兴便变得火红的脸庞;还有那张压抑不住欢喜的秀美红嘴唇……女孩所展现出童真的美丽,让潘岳作为父亲,能长久地品味温柔的喜悦。

如今,阴阳永隔,父女彼此亲密摩擦的面庞,却相距不远。

前几天夜里,潘岳曾经做过一个梦,他看到爱女金鹿半坐在一座桥的边缘上,双腿悬空,悠然望着远方的虚空。她面前,有一个透明的琉璃水樽,里面游动着数条五颜六色的鱼……她穿着白色绫缎衣服,表情严肃,脸上具有一种孩童所没有的坚定意志力。她目光特别柔和,但对自己则报以鄙夷的一瞥。看到自己走近,她皱起小小的鼻子,优雅地侧过头去,不理睬自己……潘岳呼唤着爱女,但自己在梦中根本不出声音,无法吸引她的注意,更无法进入她另一个世界的内心。